纽约最古老的酒吧就是这2家,正统英式料理8选

作者: 美食资讯  发布:2019-05-29

大英饮食国粹的炸鱼和薯条以及大众的社交场所酒吧,是文化体验的一环。伦敦异国料理,也表现出类拔萃,拉拢各国味蕾。

小弟我于2017年7月到11月,花4个月时间完成了一次简短但连贯的环球旅行。从杭州出发,到北京乘坐国际列车,横穿蒙古国,来到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然后从伊尔库茨克开始,一路向西,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走走看看,来到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从圣彼得堡飞到伦敦,从伦敦开始,按基本四五天一个城市的节奏,在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游荡40余天。然后,从伦敦飞到巴黎,绕地中海逆时针转一圈。先到巴黎,再去巴塞罗那,然后去罗马,之后去德国柏林、杜塞尔多夫、科隆、埃森等地,再之后从柏林前往阿姆斯特丹,最后从阿姆斯特丹途径冰岛、飞往纽约。在纽约呆几天,接着去匹兹堡暂住两周。最后,从匹兹堡,途径波士顿、北京、上海,一路回到杭州。达成连续绕地球一圈的成就,虽然人困马乏,但是认识了一些有意思的人、学到了一些有意思的历史、看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发生了一些有意思的故事。

民以食为天,出门在外,首先要解决吃喝问题,不然哪有精力走走看看。何况美食与美酒本身就是旅行的重要目的之一。不同文化渊源的民族各有自己的传统美食,在吃吃喝喝的过程中,既满足了口腹之欲,也能了解一些当地民俗中有意思的东西。就好像我,跟初次见面的外国朋友聊天,总会顺便聊一下四川美食,比如青椒肉丝、麻婆豆腐、火锅之类。“四川气候潮湿,吃辣发汗对身体有益,我们喜欢且擅长吃辣,有各种麻辣口味美食,有机会来体验一下”——再奉送上背包里随身携带的干辣椒一颗,让我在路上交到不少朋友。

美国匹兹堡Schenley Park的秋天,安迪沃霍尔年轻时曾在这公园里嬉戏,匹兹堡的沃霍尔博物馆里至今还能看到照片

但是,还是那句话,因为长期旅行与短期旅行的差别,穷游的我,在预算上需要注意些。如果是短途旅行,去其他国家待一礼拜,确实可以在吃这一点上大方些,多去几个有意思的餐馆。出门时间不短,而且欧洲人工费高昂,餐馆一般不便宜,所以解决吃饭问题,还需要一个重要手段——自己做饭。在超市购买食材、自己做饭,费用便宜不少。不同的国家、城市的不同超市,各有自己的便宜且优秀的食材,买回来即兴发挥。作为一个无辣不欢的人,背包流浪全世界时,不准备一点辣料怎么行。我出发前,在杭州超市买了一大包干辣椒,用密封塑料袋包好。每次做饭时用一到两颗调味。这包辣椒后来甚至成为我与一些外国朋友打交道的道具。最后从匹兹堡启程回国时,刚刚好快吃完。

关于吃喝,能聊的实在太多,一个国家或一个城市,深究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何况一直在路上的我,也没法把各国的饮食文化穷根究底。先简单聊一下在几个国家遇到的吃喝相关有意思的东西,下次再说做饭相关的故事。

不用回家查族谱或是验DNA,我十分确信我并没有任何爱尔兰的血统。但每一年的St.Patrick’s Day,就跟大部份的纽约人一样,我会自动调成爱尔兰模式,和我的爱尔兰朋友一起庆祝这个爱尔兰节日。

正统英式料理

俄罗斯

伊尔库茨克是我这次离开中国后的第一站。到达伊尔库茨克以后,口渴难耐,不确定青旅的自来水是否卫生,于是去超市买了饮用水。回到青旅,在厨房把瓶盖拧开,还没来得及喝,小半瓶水就从瓶内”嘶“地喷涌出来,撒得满地都是,把我的裤脚都打湿了。——原来这瓶水是气泡水,我的半吊子俄文没看明白。后来才发现,在伊尔库茨克、俄罗斯乃至欧洲,超市售卖的饮用水不少都是气泡水。伊尔库茨克买的这瓶水,喝起来还带点咸味,据说是因为当地水的矿物质含量比较高的缘故。刚开始喝不太习惯,后来还有点喜欢上了。我在伊尔库茨克的时候是七八月份,天气炎热,来一瓶冰镇咸味气泡水,透心清凉。

贝加尔湖水清澈蔚蓝,游湖那一天阴雨绵绵,给湖增加了一种寂寥悠远的意味

我在伊尔库茨克还去一些布里亚特族小餐馆里吃到布里亚特族特色小吃позы,英文叫poznaya,如果用俄语念,发音非常像中文“包子”。实际上,这个食物从长相到口味,跟中国的包子都非常类似,整个一大号一点的灌汤包。包子这东西据传说是诸葛亮七擒孟获、征服南蛮时发明,原称“馒头”。后来北方人把有馅料的称为“包子”,没馅料的称为“馒头”。布里亚特人是蒙古人的一支,主要聚居在蒙古国、中国北部和俄罗斯南部伊尔库茨克附近,地理位置这么近,历史渊源这么深,在饮食习惯以及语言文化上跟咱有相似之处,是可以理解的。

莫斯科有个连锁快餐咖啡馆叫Mumu,跟杭州”佰佳旺“之类快餐连锁店很像,排队自助取餐,拿好食物统一结账。价格不贵,东西能吃。很多上班族中午去那就餐,我混在人群中,体验了一下当地人的生活节奏。

金沙注册官网488608com,圣彼得堡,海神柱

俄罗斯有种神奇的软饮料叫格瓦斯。初次喝上去,并不觉得有多好喝。但是入口很顺,一不小心就会喝很多,根本停不下来。我在伊尔库茨克的最后一晚,买了一小桶3L左右的格瓦斯,准备第二天上火车后喝。结果晚上在青旅跟一背包客聊得高兴,打开这桶格瓦斯,你一杯我一杯,一个小时不到就惊讶地发现见底了。后来在莫斯科偶遇一中国大叔,大叔告诫我,格瓦斯自己喝可以,不要让俄罗斯人看到你在喝,否则会被他们鄙视,因为他们认为格瓦斯是穷人的饮料。——无所谓了,东西好喝不分贵贱,何况我本就是来穷游的。

这天除了一早在第五大道上热闹的圣派翠克日游行之外,整个城市都是爱尔兰庆祝活动,当然,既然是庆祝,一定少不了一些酒精成分啰!如果你对酒并不特别感兴趣,也可以到布鲁克林博物馆欣赏爱尔兰艺术、或是看即兴爱尔兰喜剧秀,和纽约人感一起感受一下这一年一度的爱尔兰气氛。

现点现做百年炸鱼老店The Rock and Sole Plaice

鳕鱼、鲽鱼和比目鱼炸鱼,肉质非常细緻。少见的魟鱼肉身饱满且富含鲜汁,连软骨沾番茄酱都别有一番滋味。由于炸鱼与手工切块的薯条采现点现炸,别忘了撒上胡椒、盐巴与柠檬汁并且趁热脆热脆吃,正统吃法是淋上黑色麦芽醋!番茄酱和塔塔酱也是一番好滋味。胃口小者,不妨与好友合点大分量炸鱼薯条。地下室壁面除了木船还绘满了蓝色欢乐海底世界,原来百年鱼店也可以这么活泼!

金沙注册官网488608com 1最简单的手法表达最新鲜的食材。

英国

说到英国的特色食物,不得不提fish&chips炸鱼薯条。有时候我觉得奇怪,做法简单、材料单一的炸鱼薯条,为什么会受到英国人如此的喜爱呢?何况炸薯条这玩意还不是英国人自己发明的,说到薯条大家的第一反应是French fries法式炸薯条吧。这个French fries也有说法,据说炸薯条是比利时人发明的,比利时部分地区的官方语言是法语,一战时一些美国大兵在比利时吃到了炸薯条,非常喜欢,想当然地以为是法国人做的,欢喜地把这个菜式带回美国,并作为美利坚的快餐文化推广到全世界。至今在比利时、荷兰附近,还能吃到颇有当地特色的炸薯条,在阿姆斯特丹我就见到过类似的小店。这是题外话了。

英国剑桥数学桥,传说是牛顿在剑桥教书时亲自设计建造的。当然经过严格考证,数学桥跟牛顿并没关系,不过这座桥凭借质朴的外形和“牛顿桥”的传说,早已成为剑桥一大景点

且不论我怎么惊奇难解,炸鱼薯条作为大英国菜,早已深得不列颠人喜爱,不论是在英格兰、威尔士还是苏格兰(北爱尔兰这次我没去),在城市里总能找到售卖炸鱼薯条的街边小摊或像模像样的餐馆。我在曼彻斯特老特拉福德球场外等球赛开始时,路边餐车售卖的食物不少也是炸鱼薯条。

一个去餐馆吃炸鱼薯条的小建议:不要直接点“fish&chips”,最好分开点“cod”(鳕鱼)和“small chips”(小份薯条)。为什么要单点鳕鱼,因为炸鳕鱼确实好吃,英国人也爱吃,如果直接点“fish&chips”,店家可能会给你其他鱼。我在利物浦一鱼薯店遇到几个英国老太,特别讲究,一定要吃新鲜出炉的炸鳕鱼,一边吃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对这家店的炸鱼评头品足。至于为什么要点小份薯条,是因为正常分量的薯条("regular chips")分量有点太足,直接点“fish&chips”配的就是正常分量的薯条,我从来没吃完过。

炸鱼薯条新鲜出炉的比较好吃。买好一份,据案大嚼,刚开始香脆可口,渐渐就会犯腻,如果直到薯条凉了还没吃完,再吃下去就是一种折磨了。我在英国吃了数次 ,每次吃完都觉得他妈的这辈子再也不想吃这东西了。但是过了一个星期,又开始心痒痒怀念这口感和味道。难怪在跟英国人聊天时,一夸炸鱼薯条,他们都特别高兴。

伦敦街头的流浪歌手和路人小姑娘

吃炸鱼薯条犯腻怎么办?英国人给出的标准答案是,搭配啤酒一起吃喝。除了吃炸鱼薯条时,下班时、看球时、约会时、无聊时,很多英国人都会走进酒吧来一品脱(pint,在英国酒吧喝啤酒按品脱而不是公升来算容量,一大杯就是一品脱)。英国啤酒的好喝,出乎我意料。他们通常不把啤酒叫beer,而是叫ale或bitter或lager。我有一天在伦敦,穿过半个城市,去巷子里一著名小酒馆吃炸鱼薯条。服务生问我喝什么,我看邻桌的人抱着一杯啤酒似乎喝得挺高兴,就跟服务生说:给我来杯啤酒呗?服务生说:好的,那啤酒你是要bitter还是lager?我一愣说:来杯中等苦的啤酒好了。这次轮到服务生一愣,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淡定地端了一杯自酿啤酒给我。啤酒呈深棕色,杯口泛着诱人的白色泡沫。一口冰凉的啤酒咽下去,我一哆嗦,行走的疲劳和烦闷都一扫而空,盯着手里的啤酒杯陷入思索:这玩意怎么能这么好喝?

这顿饭以后我开始做功课,这才知道英国人口中的bitter和lager,并不是”苦“和”大“,大概是我们常说的黑啤和白啤的区别。bitter重口味一些,lager较清淡。美国人常喝的啤酒是淡啤,属于lager。德国啤酒和比利时啤酒则各种口味都有。在英国能喝到不少好喝的啤酒,都有各种各样的名字,比如IPA、porter、stout等等。说到黑啤还有鼎鼎有名的Guinness,我在英国遇到的不少当地人和背包客,都非常喜欢Guinness。当然,除了啤酒,英国的cider、pear cider、gin、whiskey都是非常好甚至更具有代表性的酒精饮料。——英国酒吧随处可见,很多酒吧热闹但不吵闹,点一品脱啤酒、看看球赛、听听音乐、跟人聊聊天,就可以度过一个愉快的晚上。

牛津的牛似乎也蛮灵性的,知道看镜头

在英国,炸鱼薯条的品质不同小店差别挺大。怎么寻找好吃的鱼薯店呢?可以问当地人,也可以直接google。不少英国城市都会有人在网上写鱼薯指南,评价当地今年最好的鱼薯top10排名,并详细介绍每家店的位置、价格、口味等,值得参考。正宗的鱼薯,出了英国就很难吃到了,后来我在美国,有一次跟朋友吃饭,朋友点了份炸鱼薯条,菜上来我们一看,炸鱼是炸鱼肉冻之类的东西,不是鲜鱼,连一点新鲜鱼肉的纹理都没有,那口感跟我当初在英国吃到的就简直是千差万别了。

ps:虽然是著名的黑暗料理王国,但除了炸鱼薯条,英国还是有不少其他特色美食的,比如苏格兰的haggis等。留待以后再说吧。

金沙注册官网488608com 2

天然原味的魔力炸鱼吧George's Protobello Fish Bar

这间让许多名人主厨、Chelsea国家足球队经常光顾的魔力炸鱼吧,小小店内充满食物热腾腾的气味,墙上剪报与专栏推荐,层层堆叠出了对感官的诱惑。仅使用于传统麦芽醋、盐巴、胡椒的炸鱼,以凸显食物本味为主,就是希望人们回归最单纯的饮食。价格亲民,还有令人垂涎的烤肋排唷!

金沙注册官网488608com 3科芬园转角人气最旺的酒吧The White Lion。

法国

关于法国,我就说他们的可颂。我当时住在巴黎15区的一个小青旅,青旅提供免费早餐,厨房和餐厅在地下室,从一楼的楼梯走下去。(ps:这也涉及到中外习惯的差别,我们说一幢楼的”1楼“,一般是指地面层,欧美人的”1楼“,则通常是指我们的”2楼“,地面这个楼层他们叫”ground floor“也就是“G楼”)早餐自助,我一般的搭配是一杯热可可、一碗牛奶麦片、一个可颂、再来一杯咖啡,吃完元气满满地出发,在巴黎的大街小巷游荡一整天。刚出炉的可颂,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咬一口直掉渣,酥脆可口,配上果酱,让人欲罢不能。后来我在阿姆斯特丹也吃到这样好吃的可颂,可颂作为标志性的法国面点之一,早已冲出法国走上欧洲人的餐桌。法棍也是经典法式面点,还有不少稀奇古怪的可口吃法,但是比较起来我还是更喜欢可颂。

在英国时,有天早上在一个青旅,我邻桌的两位法国阿姨点了付费早餐。青旅服务生小妹走过来问她们要吃什么面包:croissant or baguette?两位阿姨说:bread. 服务生小妹:yes. Croissant or baguette? 两位阿姨看了小妹一眼,强调地说:just normal toast. 服务员小妹一脸迷惑地给她们端了盘烤吐司。我猜这服务生小妹心想:作为法国人,居然不吃可颂或法棍,却要吃烤吐司,什么情况?——两个法国阿姨在服务生小妹走开后,也带着莫名其妙的表情相视一笑,估计是觉得:为什么因为我们是法国人,就认定我们一定会吃可颂或法棍,什么情况?

巴黎协和广场旁边的公园里、池塘旁摆着很多椅子,不少各国游人坐在椅子上休息。天气好的时候在这里看看书歇歇脚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每当圣派翠克节遇上周末,我都会和爱尔兰友人一起享受正统的爱尔兰午餐好好庆祝一番,或许还会来几杯爱尔兰啤酒作结。今年圣派翠克节刚好是星期二,虽然没有办法像以往般庆祝,可并不代表就不能来个几杯。纽约拥有好多纯正的爱尔兰酒吧,其实很难会遇上所谓的「地雷」,但这之中有两个酒吧特别让我喜欢——那就是Ear Inn与The Landmark Tavern,不仅仅因为它们都是纽约很棒的Bars,同时也是这城市里最古老的酒吧……至于哪个最老呢?这个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因为他们各自都有一套理论来证明自己才是最悠久的那个,但对我来说,两者都深得我心,他们各有各的历史形塑出各自独特的个性与特色,才能在时间的洪流中历久不衰,所以就让Populayer好好介绍这两间酒吧,其余的就交由你来评断:

本文由金沙注册官网发布于美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纽约最古老的酒吧就是这2家,正统英式料理8选

关键词: 金沙注册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