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才大概中毒,每一日喝咖啡能护肝

作者: 美食资讯  发布:2019-05-29

国家卫生研究院国家环境医学研究所一篇「以21世纪风险矩阵评估国人DDT花茶的潜在健康风险」研究,刊登在6月份台湾卫志,研究发现,不同年龄族群饮用含DDT花茶所造成的肝病变与发育性毒性为低度安全疑虑,但若直接吃花瓣,有高度关注必要性。

《凤凰周刊》记者前后历时半年,遍访大陆众多权威肝病医生,追踪医药学界最前沿讨论,调查中药肝损害的巨大风险,撰写《大陆中草药肝损害调查》。

长期过量饮用咖啡不利健康,但是适量饮用咖啡不仅可提神醒脑,而且有多种健康益处。据《印度时报》报道,美国肝病研究会期刊《肝脏病学》杂志刊登一项新研究发现,常喝咖啡有助于降低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肝脏纤维化危险。 美国布鲁克军事医疗中心的史蒂芬?哈里森博士及其同事对一项早期相关研究涉及的306名参试者进行了进一步调查。结果发现,咖啡摄入量与肝脏纤维化危险呈负相关关联。即咖啡可降低肝病患者肝纤维化风险。 美国贝斯以色列执事医学研究中心肝病专家、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桑吉?夫肖普拉博士表示,与不喝咖啡的参试者相比,常喝咖啡的参试者谷丙转氨酶更低。之后多项研究结果表明,咖啡具有惊人的护肝功效。一项研究发现,每天喝两杯咖啡可以使慢性肝病住院率和死亡率降低50%。还有一项研究结果表明,每天喝一杯咖啡就可以使酒精性肝硬化危险降低20%,每天喝两杯咖啡,这种保护作用可达到40%。

国卫院国家环境医学研究所副所长林嫔嫔上午受访表示,研究是采用去年国内知名连锁饮料店被查到花茶使用的玫瑰花残留已禁用的DDT浓度,考量在水中溶解度及国家摄食资料库的花茶饮用量,推估国人不同年龄层饮用含DDT花茶风险。她说,因DDT是脂溶性,在花茶中溶出有限,根据国人习惯,花茶饮用率比其他茶叶类偏低,就算天天喝花茶、每天喝一杯,喝到80岁也不会有健康疑虑。不过,林嫔嫔说,如果吃花瓣,危害就会比喝花茶高,其中以成年人疑虑大于老年人,孩童与青少年肝肿瘤风险则较低。研究中谈到,目前虽然缺乏DDT造成人类肝病变和肝癌的确切显着证据,但许多动物试验已证明DDT的确会引发肝毒性效应。许多流行病调查显示,DDT暴露与发育毒性有显着相关,包含增加早产机率与胎儿死亡率上升、幼儿新至与精神运动发展迟缓等。台大肾脏科主治医师姜至刚受访则说,毒性跟剂量有关,除非喝到千杯以上才可能有风险疑虑,且吃大量吃花瓣也不是国人常见饮食行为。

三年来,报道显示出它的生命力,随着各地的案例曝光,该文仍在被不断转载。故此,凤凰Weekly公号在微信上首次刊发精编版全文。

在全国16家大型医院的药物性肝损伤病例中,中草药占致病因素的20%。3家大型专科医院的数据表明,超过一半的药肝病例跟中药相关。一种严重到能致死的肝病——急性肝衰竭最主要的病因是中草药。

“太有必要呼吁公众和政府重视了。”对于当前中草药的用药安全问题,众多受访的肝病医生明确表态。他们最为清楚药物导致的肝损害问题,也接触了大量中草药造成的肝损害患者。包括民间滥用、政府监管不当的一系列问题,令中草药的肝损害在大陆长期秘而不宣。

与化学药(西药)可造成肝损伤数据齐全不同,华人广泛使用的中药对肝脏的损害并无深入毒理研究。甚至包括开具中药的中、西医医生在内,往往并不知悉中草药的肝损伤风险。

中草药绝非“无毒副作用”,滥用可致死

愈来愈多的医药学研究发现,一大类传统中草药正在损害国人的肝脏。长期、大剂量的服用——包括中成药和草药,均可能造成致命损害。

安徽医科大学的许建明教授,曾于2005年开展一项覆盖全国16家大型医院的药肝回顾性调查,结果显示,1200多例药物性肝损伤病例中,中草药的致病因素占20.6%。”

2013年,来自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的一篇论文显示,中国从1994年到2011年的24112例药物性肝损伤病人中,“中草药是导致中国药物性肝损伤的第二大原因”,占18.6%。排在药肝比例首位的是西药中的抗结核药,占将近1/3。

一些单个医院的数据开始在业界得到披露和讨论。2014年5月23日,在由《药物不良反应》学术杂志举办的第6届药源性疾病与安全用药论坛上,诸多专家均在报告中强调中草药的肝病风险,并给出了几个单个医院的数值。

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主任杜晓曦介绍:北京一家肝病专科医院院长此前曾告诉她,该院大约60%的药肝病例跟中药相关;另一西医医院院长则在此次论坛的私下场合估计,该医院中药相关的药肝病例可能占到一半。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副院长魏来披露该院中草药肝病比例的数据。“中药和化学药(即西药)在药物性肝病中所占比例,一个是51%,一个是49%。致肝病的化学药比较集中,而哪些中药导致药肝?我们还没有搞清楚。”

在临床上,药物性肝病是一种排除性诊断,它主要由肝病医生依靠药物不良反应数据库,根据既往的知识积累来辅助诊断。现有超过900种化学药被明确可以导致药物性肝病。

很多化学药说明书清晰告知了肝损伤风险,譬如抗结核药、抗生素和很多化疗药物。一旦在用药过程中,医生发现并确诊了肝病与药物之间的关联,就可能选择停药和辅助性的保肝治疗。在国际上,药物性肝病越来越引起药学界、制药企业、药品管理部门与公众的重视。

然而,由于中药的广泛应用而毒理研究缺失,中国面临的药物性肝病问题要比国外更加复杂和严重。化学药成分确定,国内外关于化学药的肝损伤数据齐全,化学药肝病的发现、诊断和停药治疗,整个过程相对清晰。

“我们清楚知道它的疗效和风险,医患也会注意进行肝功能监测,警惕服药可能导致的肝病,并及时做出调整和处理。”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中心副主任医师、北京大学医学部副教授闫杰称。

由于中药成分复杂,国外无人研究中药的肝毒性,国内亦缺乏安全性研究数据,这导致在使用中草药过程中,普通民众,甚至包括开药的中、西医医生在内,并不知悉中草药的肝损伤风险。不乏有人患上急性肝衰竭等重症肝病,乃至丧命。

有病治病,没病别乱“调理”

一些肝病医生发现,中草药无毒副作用的说法长期流传民间,致使中草药被滥用。一些极其严重的肝病与死亡案例,均是中草药肝病患者采信民间偏方,滥用中草药或超剂量、超疗程服用中草药所致。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该院主要收治肝病病人)肝病中心主任蔡皓东从事药物不良反应的工作,长期关注用药安全问题。她的一个公开邮箱出现频率很高的一类邮件是:怀孕生孩子或自觉身体瘦弱,考虑服用中药调理。“这时候我就生气,有病治病去,没病别乱吃药,哪来的药物调理一说。”蔡皓东感叹。

本文由金沙注册官网发布于美食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杯才大概中毒,每一日喝咖啡能护肝

关键词: 金沙注册官网